Tusanaje | 秘鲁华人移民概览(1849-1903)
1007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007,single-format-standard,wp-featherlight-captions,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_grid_1300,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2,wpb-js-composer js-comp-ver-5.1,vc_responsive
 

秘鲁华人移民概览(1849-1903)

秘鲁华人移民概览(1849-1903)

冈萨罗·阿隆索·帕罗伊·维拉富爱特,秘鲁国立圣马科斯大学

原著刊登于Revista 2.0,2012年第4卷

 

1874年,一艘载有351人的货船“劳拉”(Lola)到达秘鲁,这是华人劳工贩卖的最后一班船,随着这最后一批苦力的到达,这场充满欺骗、暴力和不公的贸易拉上帷幕。由于1874年秘鲁和当时中国的大清王朝签署了《友好、通航和商贸协议》,保证了两国之间移民的自由往来。此后,华人以更多种多样的身份到达秘鲁,这第二波移民浪潮一直持续到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

虽然秘鲁的农场和庄园主都期望这个协议能够为他们继续带来一批批劳力,继续满足农业生产需求,但是这样的现象不会再有了,之前秘鲁庄园主和贵族阶层的恶行让国家臭名昭著,愿意继续来做劳力的华人少之又少。在1903年前后,只有通过香港-旧金山中转-卡要俄这一条航线才可能引进中国劳工。
对于这段历史,第一份具有参考价值的文件是1876年秘鲁国内的人口普查,其结果展示了当时的社会和人口组成,我们认为这份普查的数据是十九世纪历次人口普查中最准确的,其他几次(1827年、1836年、1850年和1862年)均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数据不全、估算误差大、数据错误而不具备很强的参考价值。
根据这份人口普查的数据,我们可以估计出十九世纪下半页秘鲁的人口情况。首先,在所有外国人口中,华人的数量远远高于其他外国人口(欧洲人口)。欧洲人口是当时政府希望通过移民政策吸引进来“拯救”国家的,他们认为“新一代秘鲁人应当拥有拉丁民族和欧美人的双重优点,这将使得我们的民众更加团结。”这句话的出处是伊尔德布兰多·富恩特斯(Hildebrando Fuentes),他曾任国会特殊议会的议员,并曾与其他议员共同递交移民法案、其修正法案和引进欧洲人的提议。在该提案辩护中,他列出多条理由解释不引进华人的原因,甚至援引爱国主义精神来激起反华情绪,以达到赶走华人的目的。当时的数据具体见下表5.

表5 1876年秘鲁外国人口数量

根据当时一些有关华人的资料记载,1876年人口普查的数据证明了相对欧洲人口而言,华人移民数量增长巨大,反映了当时利马贵族社会对劳动力的需求。当时的秘鲁,欧洲人和华人的秘鲁大约为一比三,虽然与国内总人口相比,华人总量仅占1.85%,外国人口总量也仅占2.52%。

图3 各国籍人口与总人口比


从上图的比例来看,亚洲人和外国人占当时秘鲁国内总人口的比重非常小,似乎对秘鲁社会没有影响力。但这种观点我们认为是没有道理的,理由有两个:首先,他们在各个经济领域影响着秘鲁社会,并且有自己的文化特点,而这些文化特点让他们形成了自己的组织,这些组织在秘鲁人民看来都很奇怪;第二是因为外国人在秘鲁社会中的数量分布很不均匀。
卡要俄和利马是当时外国人到达的主要地点,也是国际资本的集中地,更是利马贵族阶层和欧洲人集中居住的地方。因此外国人在这里的社会行为和社会角色,以及利马社会对外国人的态度取决于这些外国移民的数量和特征。首先我们看一下1896年何塞·克拉维罗(José Clavero)所做的一项调查:根据1876年人口普查的数据,外国人口占秘鲁总人口的2.52%,到1896年,这位学者的数据是有10%的“外国贸易人口”,其中“华人”占了2.2%,共计2700000人。与1876年相比,华人人数增加了10000人左右,而秘鲁总人口数并没有增加,约在200000人左右(与1876年统计数据一致)。也就是说,这二十年来人口总量没有变化,而人种的“内部组成”却改变很大。

图4:据“人种”分类的秘鲁人口分布

3,“利马中国化”:华裔混血人口
上文说过,秘鲁国内华人最多的地区恰恰是首都利马,造成了后来的“利马中国化”现象,请参见下面的表格:

表6 基于1876年数据的利马华人人口估计

从数据中可以看到,大约每十个利马人中就有一个华人,基本上利马城和整个利马大省都差不多。从1870到1880年,在利马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华人从事着各种劳动,清洁工、小店老板、厨师、佣人等等,以各种方式参与着利马的日常经济生活。华人多少都会保留一些自己的文化特征:穿衣方式、留辫子、说华语、抽大烟等等。利马各地都可以看到华人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和工作,从某种程度说,这些现象可以看成是利马中国化的表现。就如同作家菲尔那多·德·特拉泽格尼斯(Fernando de Trazegnies)在他的历史小说里描写的华人阿基诺(Aquino)到达卡蓬街(Calle Capón)时候看到的景象:
“他到达卡蓬街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几百个华人,有的留着长辫子、有的打扮上已经西化,他们在一间间排得满满的店铺前步履匆匆(…)店铺里陈列着来自遥远东方的货物,年迈的老人眯着他们细长的眼睛,穿着传统长袍坐在橱窗后,老板与顾客都用中文交流(…)无法想象,从欧洲贵族聚集区旁走四五个路口以后,你会突然犹如穿越到天国(指中国)的某条商业街。”
仔细观察表6利马的人口组成会发现,与1876年相比,在二十世纪初,利马大省的人口在130302左右,增长了10208人。而这段时间里华人社区的人口却明显下降了,从11958人下降到3572人,下降幅度达到70%!

5 1876年和1903年人口普查结果(按人种分布)

 

数据来源:《龙的传人——秘鲁华人社区历史》,p.117 Humberto Rodríguez
数据改变的原因有很多,不仅仅是1849到1903年期间年老苦力们的去世。根据库恩(A. Mc Keown)研究,到1874年所有到达秘鲁的苦力仅有40%仍然存活。华人移民数量越来越少,再也没有达到过曾经的最高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